后真相时代生存伪指南

后浪新近出版了《后真相时代:当真相被操纵、利用,我们该如何看、如何听、如何思考》,用了很多生动的故事,介绍了同一件事为何会呈现出不同的真相(真相如何被沟通者操纵、利用),我们又如何区别这些所呈现出来的真相其背后的故事(我们听众该如何看、如何听),以及如何避免单纯盲目地被这些真相引导(如何思考)。 作者赫克托•麦克唐纳(Hector MacDonald)是为世界顶尖企业提供咨询服务的全球知名商业咨询专家, 如果你是市场营销人员、公关或者其他专业的信息沟通者,书中的某些故事和思路也许还会有额外的借鉴意义。

对比原标题 Truth: How the Many Sides to Every Story Shape Our Reality(真相: 故事的不同方面如何塑造我们的生活),“后真相”三字可谓传神。

“后真相(post-truth)”在2016年当选牛津辞典年度词汇,其定义为“relating to or denoting circumstances in which objective facts are less influential in shaping public opinion than appeals to emotion and personal belief”,这个形容词通常用来形容某种情形,在这种情形下,与其说客观事实影响公共舆论的形成,不如说更能吸引人们的情感和个人信念。

2016年,在英国脱欧全民公投和美国总统大选的大背景下,post-truth一词频频出现,并形成一些特定词汇,比如post-truth politics(后真相政治),post-truth era(后真相时代)等。

放到当前中国的新闻环境下,我们可能更能切身体会这个词的含义。新闻反转反转再反转,吃瓜群众站队站队再站队,结果被打脸打脸再打脸。有趣的是,在牛津辞典上查询post-truth,它的比较词汇正是fake news,假新闻。

但这本书告诉我们,后真相时代我们看到的可能不全是假新闻,而是竞争性真相(competing truth)。沟通者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描述一个人、一件事、一个事物或一项政策,这些描述可能具有同等的真实性。而之所以选择这种描述方式,自然跟个人意图相关,但这个意图可能是善意的,也可能是恶意的。

本书介绍了三类沟通者:

倡导者(advocate):用竞争性真相营造比较准确的现实印象,以实现建设性目标。

误传者(misinformer):无意中传播歪曲现实的竞争性真相。

误导者(misleader):故意用竞争性真相营造他们知道不正确的现实印象。

读完这本书,我们大概会明白如何尽力成为倡导者,避免成为误传者,以及如何辨别并警惕误导者。这在当前的环境下不可谓不重要。

全书一共分为四个部分,分别介绍了四种竞争性真相:片面真相(partial truths)、主观真相(subjective truths)、人造真相(artificial truths)和未知真相(unknown truths)。每部分有若干章节,每一章节结尾都有非常实用的建议,教我们如何将书中所述应用于现实。

除了沟通者的个人意图外,为什么选用这种描述方式还有另一个原因,也是对我们这些普通信息消费者来说更为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每个人本来就有着很多缺陷,或者说我们每个人都有认知偏见(cognitive bias),正是这些偏见让我们这些普通的信息消费者选择去相信某一种竞争性真相,也决定了沟通者所选择的描述方式。

认知偏见有很多种,这本书只在开头简要介绍了其中一种,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种:确认偏见(confirmation bias),即人们总是倾向于接受与自己所持信念一致的信息,而拒绝接受与所持信念相反的信息。这里可以联系到一个传播学上的小概念,选择性接触(selective exposure),即在选择接收媒体信息时,人们也倾向于选择与自己意见相一致的信息,而忽略那些不一致的。想一下,舆论中我们之所以倾向于支持某一方,是不是因为这一方的观点与自己的更一致?我们是不是更愿意和与自己三观一致的人做朋友?因为我们会不自觉地选择性接触和我们有着相同确认偏见的人和信息,渐渐地我们身边可能全是这样的人和信息,逐渐形成回声室效应(Echo Chamber Effect),或信息茧房(Information Cocoons),不断地被自己的兴趣和观点引导,相信这些与我们一致的信息就是全部真实。

要完全描述一个人、一件事、一个事物或一项政策的全部真实性是很困难的,也很复杂。因此沟通者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个人意图,选择一种竞争性真相,去迎合听众的认知偏见,而作为普通信息消费者的我们,也就是听众,在接收信息的时候应该时刻警惕自己的偏见和沟通者的意图。

作者把这一点放在书的开头来讲是很有必要的,也是很成功的。

在这里也补充一点其他的认知偏见(请注意这里的“偏见”不完全是贬义词,我们之所以有这些偏见,完全是因为有时候它们对我们实在是有用的)。这些偏见可能对普通的信息消费者在任何时代辨别全面的真相和假新闻都会有一点益处,搭配这本书使用,在后真相时代可能会有更多帮助。

第一,我们日常接触的信息太多了,大脑会自动选择某些重点信息而忽略其他信息。总体来说我们更容易注意到发生了变化的信息;奇怪有趣的信息(大概可以解释某些标题党出现的部分原因);自己已经有印象的信息;和与自己观点一致的信息。

第二,不是所有的信息都那么有意义。我们可能会对信息总结归纳,赋予它们意义;在理解新信息的时候,我们很容易根据自己既有的观点或以前发生过的事来判断(也就是刻板印象);比起不熟悉不喜欢的人和事,我们很自然觉得自己熟悉的人和事要更好;我们自以为自己明白别人的想法(有时候看客比当事人更激动);我们也容易用当下的思路去理解过去和未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应该是一句套话)。

第三,我们总是很赶。这个世界的速度太快了,我们也不自觉变得很匆忙,要对自己时刻保持自信,相信自己是对的(也容易变得自大);必须时刻关注眼前的事情谨防错过(可能会变得短视);简单直接的方案总比复杂的更好更省事。

第四,我们的记忆实在有限。因此在记忆的时候我们可能会编辑原始信息使其更容易被记住(也更容易记错);信息太多的时候我们会忽略细节记个大概或者记住某一个事例(也更容易以偏概全);我们可能不是因为这个信息多有价值而记住它,而是别的什么原因(比如你会因为男朋友记住某一首歌某一个餐馆)。

简而言之,信息过载的时代,我们不得不过滤信息,自行脑补为信息赋予意义,而快速发展的生活节奏又使我们直接跳到结论并记住它,由于有限的记忆容量,最后我们的世界观有可能只是一些零零散散的判断和观点。

想一想这样是不是很容易被书中的误传者操纵利用?

这部分信息整理自2016年Medium上的一篇文章,Cognitive Bias Cheat Sheet(认知偏见备忘清单),作者梳理归类了维基百科上的175种认知偏见,并在2017年的时候绘制了一张很有用的简图来概括以上四点:

还有一个叫John Manoogian III的人把这些所有的认知偏见做成了一张美丽的海报,可以把这幅图买下来贴在墙上时刻提醒自己:

因此,如果你更喜欢全面的真相,厌倦被媒体操纵,害怕被假新闻欺骗,这本书会用生动的故事给你提供帮助;如果你想尽力成为书中所说的倡导者,这本书也有许多案例供你学习。

而且它实在是很好看懂。